拆迁办主任的“花式”敛财

2019年11月05日 18:20:10 浏览量:106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作者: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由于经常参与商会活动,看到老板赚钱那么容易,相互交易的思想占据头脑越来越深,便把党纪国法抛到脑后,没守住底线。”这是宁波市江北区孔浦街道原拆迁办主任盛文在悔过书中写下的一段话。

  曾经被称为治水线上的“老黄牛”、拆迁战线的“能手”的盛文,为了敛财,把党纪国法抛诸脑后,各种“花式”敛财手段层出不穷,令人咋舌。

  交易思想占据脑海

  2014年,一次筹办商会的机会,让盛文接触到了众多老板,社会关系圈也开始广泛起来。渐渐的,用自己的职权与这些老板“互惠互利”的交易思想在他心中萌生。

  商会经常在周末安排大家去会员企业参观学习,这被盛文视作了自己赚钱的“商机”。他收集参观中掌握的企业产品信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趁机向管理服务对象推荐这些产品,从中赚取差价。遇上好项目,盛文则会要求共同参与一起投资,或由自己朋友的企业参与投资,自己从中收取信息费或回扣,从而获利。

  2016年底,他了解到管理服务对象阮某公司举办年会需购买礼品。得知这一信息后,他立马联系商会中的相关企业,购置一批杯子作为年会礼品,批发进,零售出,从中赚取差价4.8万元。

  “听说你们公司增加了船只,我这边有点闲钱,想做点投资。”随着交往的增多,盛文了解到阮某生意做得很大,便多次提出希望投资赚点外快。2016年的某天晚上,盛文在与阮某聊天中得知其因为生产经营需要增加了船只,便想从中分一杯羹。在明知阮某的船只已经增加到位且无借款需求的情况下,盛文仍然出借50万元进行投资。

  投资有风险,但对于盛文来说,他的“投资”却是“稳赚不亏”的。在得到阮某“本金安全,不会有损失”的保证下,盛文每月都会“固定”收到15000元高额利息。直到他看到有公职人员因为这种“投资”方式被调查处理了,感到害怕,才中止了这一“投资”。而此时,他已前后10次在阮某的办公室收受“利息”共计人民币15万元。

  “花式”敛财让他深陷泥潭

  “王老板,我在某饭店吃饭,你现在来一趟。”2016年的某一天,正在饭店请客的盛文打电话给管理服务对象王某。

  “你到饭店门口了是吧?那你先去收银台充5000块卡,我到门口来拿。”匆匆赶到饭店的王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按照盛文的要求来到收银台充了5000元的消费卡,满心以为会一起吃个饭,却等来了一句,“卡给我,你可以走了。”

  除了从事营利性活动、叫老板充值饭店消费卡外,他还直接收受现金、手机、海鲜票、香烟卡、购物卡、加油卡等等。在管理服务对象郑某的车上,他收下了6000元的现金;在路边收下管理服务对象叶某赠送的8000元现金;在小区门口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袁某的海鲜和超市购物卡;叫上管理服务对象杨某到票务公司支付5000余元的大闸蟹券和酒庄2700元的酒;在办公室收受陈某的5000加油卡和手机……随着盛文手上掌握的权项越来越多,他逐渐迷失本性,在“花式”敛财的路上渐行渐远。

  盛文还虚构两个工程项目,通过建设工程单位虚造工程合同、工程结算清单并开具业务发票,从公家账户套取工程款后非法占为己有。

  为了“投桃报李”,盛文利用职务便利,为这些管理服务对象在承接项目、项目现场管理、款项结算等环节给予“照顾”。当道路改造影响到阮某的生意时,盛文便利用职权在现场管理中对车辆限行进行调整,最大限度保证阮某的车队进出,将道路改道对其运营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通过操作帮助袁某公司中标获得项目;将不少工程量5万元以下、可以直接发包的拆违项目直接交给杨某承接……在一次次的权钱交易下,盛文越陷越深。

  2019年5月28日,宁波市江北区监委对盛文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5月30日,依法对盛文采取留置措施。留置期间,当他听到自己女儿在暑假一个人关在房间不出门时,这个曾经的工作能人心如刀绞、悔恨不已,主动向组织交代清楚了问题。

  2019年8月21日,盛文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9月23日,盛文因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四万元。(宁波市纪委监委)

责任编辑:邹姗琳 [网站纠错]
相关阅读

博评网